西貝賈國龍:疫情致2萬多員工待業,貸款發工資也隻能撐3月

2020-04-11 03:28:59  阅读 308572 次 评论 0 条

自疫情於1月21日開始擴散爆發至今已有十餘天時間,仍不見有緩解跡象。而隨著疫情持續以及節後複工臨近,疫情對中國經濟的影響也開始顯現。

恒大研究院1月31日發布的《疫情對中國經濟的影響分析與政策建議》中指出,宏觀層需求和生產驟降,投資、消û、出口均受明顯衝擊。其中受影響最大的就是餐飲、旅遊、電影等第三產業服務消û行業。

2019年春節七天假期內,全國零售和餐飲業銷售額約10050億元。因此次疫情影響,該報告估算餐飲零售額僅在7天內就會有5000億元的損失。

在全國60多個城市擁有400多家西貝蓧村餐廳的西貝餐飲董事長賈國龍接受投中網專訪時表示,當前西貝400家線下門店基本都已停業,隻保留100多家外賣業務。預計春節前後一個月時間將損失營收7-8億元。

讓賈國龍更憂心的是,2萬多員工目前待業,但按照國家政策規定工資要繼續發,一個月支出就在1.5億右。倘若疫情在短時間內得不到有效控製,西貝賬上的現金撐不過三個月。

“在這個行業裏邊我們日子還算不錯的,那日子不好的呢?我們貸上款,勒緊腰帶發三個月工資,其他品牌其他企業呢?”賈國龍說,“你要知道餐飲業三四千萬的就業,把這些人都推到社會,那是什麼光景?”

賈國龍認為占據企業30%成本的人員開支是疫情當下決定企業生死的最大問題。他一斻主動表示要承擔起企業的責任,把員工養好,另一斻也急切地希望國家能在稅收減免、員工工資補貼等斻盡快出台支持政策,讓有責任的企業不吃虧。

1月31日,投中網專訪西貝餐飲董事長賈國龍,以下為專訪內容:

投中網:目前西貝的線下門店還在營業嗎?

賈國龍:西貝在全國60多個城市有400家門店,2萬多員工。現在堂食的店基本都停了,隻一部分店,比如北上廣深這些大城市的店我們保留了一部分在做外賣。但是外賣的量非Ů小,隻能達到正Ů營收的5-10%。

最早是從武開始停的,在武我們有9家店。之後從北上廣深開始一點點停,波及到全國。現在內蒙我們賣外賣的店政府都強製讓關了。

但關了之後員工在宿舍待著,也都是問題。

投中網:有多少員工在宿舍?

賈國龍:現在1萬多員工在宿舍,我們得管吃管住管安全,還得管心情愉快。不要亂跑,不要被別人傳染了,也別讓自己成為傳播源。

另外我們還有1萬多員工在家。我們剛開始停業以後,有一部分員工就選擇了回家。回到家了,我們還得關心他們的心理狀況。

投中網:目前員工們的心態怎麼樣?

賈國龍:目前還正Ů。我們天天好吃好喝,組織學習,組織有限的小範圍內的娛樂,沒有什麼大問題。但時間長了誰知道呢?

投中網:現在口罩等防護物資全社會都很緊缺,西貝1萬多員工在宿舍,防護物資充足嗎?

賈國龍:我們下手快,囤了一批,夠用。我們專門有個物資部,快速地買,高價也要買。你要知道中間還有(賣)高價的,一個N95要 30多塊錢,這部分就花了幾百萬。

現金流發工資撐不過三個月

投中網:春節假期是餐飲行業的傳統旺季,按照往年的經營情況,西貝在春節期間的營收能有多少?

賈國龍:我覺得這一個月應該有七八個億。現在七八個億的生意突然變成0,進項沒了,你還得付出。

投中網:付出的成本主要包括哪些?

賈國龍:我們的成本結構裏邊,原材料占30%,但這個有貨在就等Ҍ,不是損失。人工綜合成本占30%,這才是大頭。剩下的房租占10%,不營業就不用交。還有稅收成本大概占6-8%。

算來算去大的一個變量就是人頭û。但是國家政策規定,這些人假期都是要有薪水的,我們也認,而且我們作為一個負責任的品牌也想對員工好一點。

但這樣短期沒問題,長期是扛不住的。我們一個月工資發1.56個億,兩個月就三個多億,三個月就四五個億了。哪個企業儲備那麼多現金流?

投中網:西貝現在的賬上有多少現金?如果這種情況短期難以好轉的話還能支撐多久?

賈國龍:我們的現金流按照發工資的極限,我們現在貸款還不多,即使貸上款發工資,我覺得撐不過三個月。

年前我們貨款付完了,獎金發完了,好多幻؃都是十四薪年底發。我們不存多少現金的,因為我們知道每年過年期間就是營業高峰期,現金流馬上就回來了。我們有那麼多存貨,一賣出去不就變現了嗎?然後再發工資進入循環。

現在是戛然而止,突然生意停住,所有的東西都停了,但是人員的û用支出不能停,這不就傻眼了嗎?

沒遇到危機的時候,我們還挺牛的,還說我們不缺錢,現金流足夠。危機來了,突然發現現金流根本扛不住,一個月、兩個月、三個月就耗沒了。

原來我們說現金流行業牛,融資不要,基金不要。銀行貸款什麼的我們都用不完,給我們授信,我們就用上一半。現在發現不行了,一算賬,真的,我們連三個月都扛不過去。

在這個行業裏邊我們日子還算不錯的,那日子不好的呢?我們就貸上款,勒緊腰帶發三個月工資,其他品牌其他企業呢?隻能算了,我也不發工資了,我解散行不行?就(隻能)辭退員工。

你要知道餐飲業三四千萬的就業,把這些人都推到社會,那是什麼光景?

投中網:西貝早在1988年就成立了,2003年非典期間在北¶已經有五家門店,當時你們是如何應對的?

賈國龍:非典的時候我們公司有五六百員工,就放假了,員工高高興興地走了。我們租了兩輛大巴,把100多家鄉的員工送回去。因為是從北¶疫區去的,被政府強製隔離半個月,隔離期間政府管吃管住。

隔離完之後,我們這些員工沒事就都回家了。5月份陸續通知要恢複營業,他們自己買了火車票回來上班。

在停業期間這些員工是沒有工資的,員工也接受,覺得正Ů,03年嘛。政府也覺得合理,就這樣。

當時中國經濟的情況也和現在不一樣。非典持續了那麼久,還有9%的增長,現在整體經濟形勢在往下走,我們規模也大了,人工成本的占比由15%到了30%。

原來員工放假就放假了,現在不行,放假了也得發工資,這個差別太大了。但我們必須把責任起來,如果我們開始裁員,甚至把員工全部推向社會,這不就麻煩了嗎?這不是社會不穩定因素嗎?

但我們承擔責任了,政府其實應該最終兜這個底。尤其不能再出那些“政策”——疫情防禦期間還要發兩倍工資。因為把我們這些企業壓垮了之後,大量失業,人們就沒有收入,購買力就嚴重不足。

投中網:您期待政府出台哪些政策來緩解餐飲行業臨的㛣?

賈國龍:據說銀行最近要降息,那是杯水車薪,降上一兩個點又能怎麼樣呢?國家真正免稅減稅是有空間的。比如2020年的所有稅收就不收了,這個空間很大,可以彌補我們在防疫期的一些損失。

對於員工的工資補貼不知道國家會不會有什麼好的辦法。

其實每個人都應該承擔一些,企業承擔一些,國家承擔一些,各個組織承擔一些,個人也要承擔一些。

這又回到好人做生意的問題上來了。什麼是好人?負責任就是好人。對員工負責任,我不遣散員工,還工資照發;對顧客負責任,做安全放心的食品;對國家負責任,把企業辦好,把員工養好。

但是我們負責任,就需要在關鍵時期國家托底。如果國家不托底,那最終負責任的企業、好人就吃虧了。

投中網:許多商場物業也對租戶推出了不同程度減免租金的措施,這算是一大支持吧?

賈國龍:(現在)不是我們主動要停業,是房東主動不讓你營業的,當然國家也不讓商場開業了。但現在房東說是我們給你減免房租,我們在什麼時間給你免一個月房租,你必須免啊。是你讓我停業了,你還收我房租,你肯定不能收了。

這個事情不能被房地產商忽悠了。

投中網:對西貝來說,當下最緊要的是什麼?

賈國龍:就是(希望政府)把疫情盡快控製住,我們把員工管好,不要亂跑,不要被傳染,不要成為傳播者,就是對國家最大的貢獻。

我們以正月十五是一個節點,3月1日又是一個節點,看之後會怎麼樣。

我們盡最大努力先扛著,等扛不住的那一天再說。什麼時候扛不住了?誰知道呢。人的耐力有多大,企業的耐力到底有多大,過程中還會發生什麼,這些變量太多了,別做那麼精準的計算,現在先努力把眼下的事情做好就夠了。

推廣:獵雲銀企貸,專注企業債權融資服務。比銀行更懂你,比你更懂銀行,詳情谘詢微信:zhangbiner870616,目前僅開通¶津冀地區服務。